冷纯

彼此陪伴是最温暖的事情❤
微博id:冷纯lengchun,ao3用户名:lengchun

【博君一肖】吃醋记事


自从有了女儿之后,王一博觉得自己在肖战面前失宠了……

(伪)生子设定,小甜饼,欢迎食用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觉得自己失宠了。

  
        他像往常一样赶完通告回到家,家里空荡荡的,餐厅桌上整齐地码着两个保温袋,保温袋上贴着爱心形状的便利贴,上面是肖战龙飞凤舞的字:

  
        “我带啾啾看电影去了,给你点了外卖,掐着时间点的,应该还是热的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便利贴的右下角还画了一个小小的笑脸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叹了口气,脱下外套挂椅子上坐下打开了保温袋,一个袋子里装的饭盒和菜盒,另一个袋子里装的是乌鸡汤,都冒着热气,汤盒拿出来的时候还烫手,掀开盖子肉香四溢,乌鸡肉炖得很烂,鸡腿上的肉都被炖下来了,在浓郁的汤汁里沉沉浮浮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一看就知道,饭菜是叫的外卖,这汤肯定是肖战自己炖的,这么一想顿时心里安慰不少,咕嘟咕嘟一下子喝下去半碗汤,喝完打开手机随手划拉了一下微信朋友圈,看到肖战在一个小时前发了一条朋友圈,配图是和啾啾一块儿坐在电影院里的自拍,啾啾光着脚丫子跪坐在影院座椅上扒着扶手够过头去亲肖战,肖战则是带着3d眼睛对着手机镜头比耶笑得开心。

  
        留守儿童王一博嫉妒地点了一个赞,然后评论道:“老肖,记得带啾啾早点回家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想了想,又觉得这话在朋友圈公开说怪肉麻的,秒速删除了评论,把手机往桌上郁闷地一摔,心道自己和女儿吃醋个什么劲,真是无语。

  
        可是……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边啃乌鸡腿边想着自从有了啾啾以后,肖战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,工作性质原因他们两个在家吃饭的次数也不多,偶尔在家都是王一博下厨,这是他主动向肖战提议的,炸了几次厨房后他的厨技就突飞猛进,立志于把肖战养到刚出道时候的婴儿肥,结果婴儿肥没养到,婴儿倒是养出来了,肖战下决心要为了啾啾苦练厨技,拍戏间隙拿着菜谱认真翻阅还上了热搜,现在肖战的厨技比他还好,十指时常一手菜谱一手沾满阳春水,炖的汤更是一绝。

  
       尤其是乌鸡汤,汤浓如奶,肉质细腻,王一博爱喝,啾啾也爱喝。

  
       肖战把汤灌进专用的奶瓶里抱着啾啾喂,王一博边喝边看着肖战喂女儿,啾啾抱着奶瓶窝在肖战怀里撮得津津有味,笑起来有两个和肖战很像的浅浅酒窝。

  
       肖战很少肯让王一博喂,总怼他带孩子不细心,原因是有回王一博有幸在肖战忙着进山里拍戏时带了一个月啾啾,肖战风尘仆仆地一回家就看见啾啾趴在王一博膝上,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瞧着王一博边看手机边喝完了奶瓶里的奶,王一博看手机上的摩托赛事视频看的入神,喝完了把空奶瓶往啾啾嘴里一塞,啾啾使劲撮了半天也没撮到奶,于是哭得惊天动地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嫌啾啾哭得吵,拾起奶嘴塞回啾啾嘴里恐吓:

  
       “别哭了,再哭吃掉你,一咬嘎嘣脆,嘎嘣!嘎嘣!嗷呜——”

  
        在门口换鞋子放行李的肖战目睹了全程,差点气背过去,从此宁可请月嫂,也不轻易让王一博上手带娃。

  
        对此,王一博也乐得清闲,他虽然很疼爱啾啾,但带娃着实是不擅长。

  
        带娃是真的触及到王一博的知识盲区了。

  
        可肖战亲手带娃的直接后果就是,他和肖战的两人世界越来越少了。

  
        晒娃狂魔肖战觉得没什么,留守儿童王一博怨念很大。

  
        当天晚上,王一博在肖战掀开被子钻进来时幽幽看着他道:“电影好看吗?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打了个哈欠睡下,伸手关了床头灯懒洋洋道:“《哪吒3》,算是哪吒单人电影的终结篇了,挺好的,特效剧情都不错,啾啾也乖,没有大吵大闹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没有睡下,给肖战掩了掩被角,轻声问:“啾啾睡着了?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冬天睡觉喜欢用被子蒙住鼻子以下,声音从被子里闷闷地传来:“是,我唱了半天摇篮曲才睡着,抱得我胳膊都酸,睡吧老王,明天我还有个杂志要拍得早起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沉默半响,揉揉肖战露出来的毛茸茸脑袋也睡下了,但没有像肖战立即闭眼,躺枕头上侧过身温柔地环住肖战,修长的手指顺着肖战的后脊骨缓缓往上滑,凑着肖战的后脖颈深深嗅了一口,声音略显嘶哑道:“战战~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动了动身子躲过王一博乱滑的手指,没出声。

  
       王一博锲而不舍:“战哥?”

  
       肖战没有转过身,手臂伸后面按住王一博愈摸愈离谱的手,直接扔过去两个字:

  
       “睡,觉!”

  
       王一博委屈道:“我in了,战战。”

  
       肖战:“……”

  
        虽然很想说那关我屁事,但仔细一琢磨好像还真和自己的屁股有关,肖战无奈地翻过身闭眼指了一个方向:“自己到卫生间解决,小点声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不干了,老婆就睡在旁边还得自己去卫生间解决,这老公也当的太窝囊了吧。

  
        于是跟老婆打商量,摸着肖战的细腰道:“就一会儿,战战,肯定不累着你,我保证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的腰本来就敏感,被王一博大手摸得又酥又痒,只好睁开眼瞪他:“我信了你的邪,你这一会儿起码得一个小时往上吧,王打桩机?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抗议道:“我保证这次半个小时以内!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无情拒绝道:“不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心痛地数落他:“自从有了啾啾以后我们次数都少了那么多……”

  
        隔壁房间忽然一声响亮的啼哭打断了王一博怨妇似的念念叨叨,肖战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手忙脚乱地套上睡袍就下了床往隔壁跑去,不久王一博就听到隔壁传来肖战轻轻哼唱摇篮曲的声音,低头看了看自己可怜巴巴翘着的小一博,心里说不出的委屈。

  
        有了女儿忘了老公,老肖你够狠,王一博气得对着肖战的枕头小狼狗似的又揪又搓又咬,竖起的狼耳朵听到肖战打开门的声音后又立即把枕头按回原位,抚平了上面的褶皱,盘腿坐在床上朝探进一个脑袋的肖战歪了歪一边的嘴角露出假笑。

  
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肖战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悄道:“啾啾醒了,我今晚就陪啾啾睡了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笑得牙酸道:“咱们家小公主要紧,你去吧,早点睡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应了一声,探进房门来的脑袋缩了回去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拎起肖战的枕头放在盘腿的膝盖上又是一通猛揍。

  
        又陪啾啾睡了,又陪啾啾睡了,啾啾和你睡的次数都比我和你睡的次数多……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又一次把脑袋探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王一博一脸扭曲狂打自个儿枕头的景象,有些无语,出声提醒道:“那个啥,你最好还是去卫生间自己解决一下吧,憋坏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 听到声音王一博抬眼就看到肖战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出现在门口,慌忙将枕头往身后一甩,瘪着嘴点了点头。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满意地关上门走回隔壁啾啾房间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怕黑,自己解决好需求后开了床头灯才躺下,门也开着敞开了四十五度的缝。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哼唱摇篮曲的声音温温柔柔回荡在寂静的房子里,啾啾和王一博一同伴随着摇篮曲的声音进入梦乡。

  
        啾啾做了个喝奶的梦,边流口水湿了半个枕头边咯咯的笑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做了一个春/梦,抱着肖战的枕头又咬又拱。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见啾啾睡了,蹑手蹑脚摸着黑回了主卧,弯腰在熟睡的王一博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。

  
        王一博浓密的眼睫颤了颤,抱着肖战枕头的手臂紧了紧,嘟嘟囔囔地翻了个身。

  
        这个人啊,连说梦话都是含糊不清的。

  
        肖战无奈地摇头笑了笑,指尖在王一博的挺拔的鼻头一刮。

  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啊你,吃谁的醋不好,吃你家姑娘的醋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  昏黄的床头灯将两人的黑色剪影映到墙上,肖战趴在床边,可以看见王一博脸上细小的绒毛泛着暖黄色。

  
        看着看着,眼皮慢慢耷拉下去,肖战从另一侧钻进被窝里,搂着王一博劲窄的腰肢蹭了蹭。

  
        一家三口,一夜好梦。




评论(78)

热度(7451)